我妻子不是那种耽于感官之乐的人

我妻子不是那种耽于感官之乐的人,她只同意得体地尽妻子的义务,我也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拿妻子的义务去烦她。她很年轻,我尊重她的青春年华。我只想和她做她真正喜欢的事情。做姑娘的时候,她做得一手好蜜饯和橘子酱,她自然为自己的手艺感到非常骄傲。我就去黑市额外给她弄来很多的糖。

散步是她另一个最喜欢的消遣。我现在还记得我们俩在公园漫步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体会到宁静安逸的婚姻所带来的微妙的感觉——妻子挽着我,笑盈盈的,头戴一顶草帽;这是她从娘家带来的,这顶草帽在首都戴起来显得土里土气,不合时尚,但仍让人看了高兴。她也喜欢我念书给她听,所以,每晚她睡前我都给她读点什么。婚前有段时间,服侍病中的父亲时,我发现朗读是一门艺术,我也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偏爱的书籍。我给妻子读的是童话和寓言,她喜欢听,但她更爱听的是我自编的故事。

“小家伙,这么说你结婚了。”南阳私家侦探对我说。

我认为我妻子无论是与南阳私家侦探见面还是与他聊天都不合适,但他从我这里听到了消息,还有关于结婚以及我择偶方式的一番描述。我想这是我的家庭能对我有用的惟一的方式,这点他同意,但他认为结婚本身值得商榷。

“我对你这种按老法行事,即出于一种信念而行事,不敢苟同。”

“什么信念?”我问。

“你怎么不知道?就是你刚刚跟我说的婚姻要合适的信念。”

“这哪儿算得上信念?”我说,“这是我的梦帮我发现的一种需要。南阳私家侦探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是最喜欢独居了。要说有什么信念的话,独居才是我惟一的信念。但是,我独居与我结婚之间并不矛盾。我做事情从来都不仅仅是为了有序的缘故,也不像你那样为了无序的缘故做事。”

咸阳私家侦探 网站地图 公司地址:南阳市宛城区人民路中段
南京承兑汇票贴现 镇江私家侦探公司